色姐姐,撸管,天天撸一撸,激情网第七色,第七色网址,第七色首页


网站首页 > 激情小说 > 乖乖龙的东

乖乖龙的东

上一篇:过客女友 下一篇:办公室内的激情

乖乖龙的东


三个人去吃饭是上刀山,再去喝茶就是TM下油锅。如果这样,老子今晚能不能回到自己的窝里去都是个问题。想着想着,额头开始冒汗,估计脸色也已经苍黄起来。为了不让冼梅看出破绽,急忙起身装着去上厕所。打伞了要去厕所,内急更要去厕所,遇到无法解决的事要躲到厕所里。厕所这个臊呼呼臭烘烘的地方,在偶看来却是又清又香。因为关键时刻它成了老子的避难所,更是老子的庇护神。跑到厕所里,更加地六神无主,惶恐不安。如果被冼梅爆虐一顿,偶还不放在心上,大不了在家躺上几天就是了。关键是爆虐之后,我还要失去冼梅。更更重要的是,老子脚踏两只船,两只船一气恼,往两边一跑,非得把老子的腿劈断不可。东南西北中,乖乖龙的东,这下算是玩到头了。怎么办呢?……到底怎么办啊?用什么借口来摆脱这件事呢?无奈之下只好先洗把脸,让大脑清醒清醒再说。洗了几把脸之后,看着水龙头往外哗哗直流的自来水,灵机一动,先向周围瞅了瞅,发现没有其他人后,便急忙趴下,嘴对着水龙头咕咚咕咚地往肚子里灌冷水。不一会儿,就灌了个肚涨饱,最后还直打起了嗝。心中不住祈祷,自来水啊自来水,你要愈脏愈好,最好里边充满痢疾菌,让老子过把拉瘾。喝下去先来个肚疼再来个拉稀,不管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但肚疼拉稀是不争的事实,这件棘手的问题便应刃而解。跳起来将肚中的水往下蹲了蹲,又咕咚咕咚喝了一些,这才胸有成竹地迈着四方步回到了办公室。此时离下班还有三十来分钟,这个时间已经足够了,老子今天要拉稀。马欢跳蹄,兔乐翘尾。小人得志想上天,兔子得志乐翻天。我这般一高兴,立即被冼梅看了出来。她在飞鸽上问我:你怎么这么高兴呀?当然高兴了,今晚能够和你还有李主任共进晚餐,能不高兴吗?呵呵。过去十分钟,肚子没有反应,我有点儿着急。又过去十分钟,肚子仍是好好如初,我有点儿大急。老子的胃肠抗击打能力怎么如此之强?我真后悔自己怎么不带点巴豆放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看看还有十分钟就下班了,心中狂急起来,又急忙跑到厕所灌起了冷水,几乎都快灌到嗓子眼了。如再不疼再不拉,那老子也没有办法了,只好上那刀山下那油锅了。嗤嗤地撒了一泡长尿,步履沉重地回到办公室,冼梅不在。怎么还没反应?MD,自来水公司的那帮孙子也TM太负责任了,害的老子灌了半桶水,竟不疼不拉。这时,冼梅回来了。她看了看我,我立即会意,趴在电脑前静等她飞鸽传话。李主任刚才叫我了。哦。(老子的心比刚刚喝进去的冷水还冷。今晚行领导叫她一块出去吃饭,看样子是和解去,她不和我们去了。啊?(极度惊讶之后是极度狂喜。啊什么啊?李主任不去了。我手忙脚乱地急忙欣喜回复:李主任不去了,我们正好过两人世界。李主任今天不去,我明天再约她,非得请请她才行,不然心里过意不去。啊?你又啊什么呀?大惊小怪的。我日哟,我能不大惊小怪吗?你这丫怎么这么执着?你还让老子活不活?刚刚极度狂喜了没半分钟,又TM跌入了忧之谷,比慌之谷还要惨。MD,得过且过,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滋一时是一时,过好今天再想明天的事。想到这里,我又回道:阿梅,今天李主任不去了,我们两个去吧!后边没用问号而是特意用了个大感叹号,因为我感觉是板上钉钉的事。你今天又生气又烦躁的,回去好好休息休息。我到我爸妈那边去一趟,赶明天我们三个一起去。苍天啊!这丫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这么一根筋?我左旋右绕她怎么还坚持到底?实际上,冼梅的思维和做法是正常的,只不过老子自己做贼心虚而已。这贼不能做,尤其是色贼更是做不得。虽然都是身边的美女,太阳上口下巾啥的极其方便,受益很大的同时,风险也太大了,几乎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阿梅,你能不能今天别到你爸妈那里去了?好好陪陪我,我很苦恼。我知道你很苦恼,但我爸妈那边我必须得过去一趟。要不我陪你吃完饭我再去?MD,你陪我吃完饭就走,还不如不去呢,那样我更加地干靠。我心中一睹气便道:好吧,你还是去你爸妈那里吧,我自己回家吃点就行了。好,明天好好给你补补。随后送给我一个大大的灿烂的笑脸。奶奶的,这两个妞子不是和老子玩双抽就是和老子玩双飞,虽然老子竭尽所能地摆脱这种局面,但冥冥之中似乎铁定无法摆脱。这时喝下去的冷水没有任何不良反应,肚不疼稀不拉,反倒憋的尿泡快爆炸了,急急忙忙往厕所跑。肉壶一倾长线流,足足流了几分钟。冼梅先把我送到家,就急匆匆地到她爸妈那边去了。在车上我问她今天为什么非要到她爸妈那边去?连着问了几次,她才忍住笑告诉我,她北京的大姨妈今天来了,已经下了飞机,估计现在到家了。这次是真的大姨妈,不是那让我深恶痛绝的大姨妈。虽是这样,我还是讨厌大姨妈这三个破字,不管是真大姨妈还是假大姨妈,都TM的破坏老子的好事,NND。被大姨妈搞的灰头土脸的我没来得及和冼梅吻别,就衰衰地上楼了。进了屋来,竟没有一丝饿劲,不但不饿,肚子还依旧撑撑鼓鼓的。水,满肚子的水,咕咕隆隆地响个不停。坐在破沙发上稍事休息,准备到床上躺会。身子一站起,突然之间有点儿头晕眼花,并伴随浑身乏力,四肢的肌肉也微微有些疼痛。MD,这是怎么回事?又走了两步,忽地肚中翻江倒海起来,一阵恶心,急忙往厕所跑,刚进厕所门,就开始呕吐,边吐边抱住马桶,继续呕吐不止,最后几乎把胆汁都给吐了出来。这是咋的了?怎么比喝醉酒还难受?这实际上是水中毒了,只不过当时老子不知道而已。过了几个月,问了问干医的朋友才明白了怎么回事。MD,喝酒能喝醉,抽烟能抽醉,品茶能品醉,没想到灌水还能把人灌醉。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最后将肚子吐得空空如也,一个嗝接着一个嗝打,恶心的头皮发麻。吐完了洗了把脸,躺在床上想好好休息一下。没过几分钟肚子开始疼起来,越疼越烈,止不住又往厕所跑,这次不是吐而是拉。刚褪下裤子,屁股还没沾到马桶上,就嗤嗤声不断。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黄金洒满天。NND,迟来的稀,终于开始拉了。靠,狂靠,想拉稀时不拉稀,不想拉时直拉稀。这下惨了,弄巧成拙,算计来算计去,最后都算计到了自己的头上。事情没办成,肚疼拉稀办成了,还TM来了个水中毒。这下把老子彻底折腾惨了,刚提上裤子想去歇歇,肚子就闹,一边蹲在马桶上狂泄,一边痛骂自来水的那帮龟孙,真他妈的不负责任,水里边到底窝藏了多少痢疾细菌,让老子又痢又疾,看这样子是要把老子拉成个木乃伊。这时,恼人的臭老鼠我爱你我爱你地响个没完,手机没有带在身边,放在了客厅茶几上,虽是几米之遥,但老子感到却是远隔万里,手不可及。本就气恼地在自艾自怨,手机却是卯足了劲地叫个不停,最后气的老子索性一脚将厕所的门踢上了。MD,你个臭老鼠有本事你就继续叫继续响,老子耳不听心不烦。我现在能做的,只有蹲在马桶上专心致志地拉稀,拉了又拉。最后拉的整个身子就像糗烂了的面条。不,更像糗烂了的方便面,曲曲弯弯,摇摇欲坠,风不吹也要倒。在厕所里足足蹲了一个多小时,才略微还阳,佝偻着身子出来,腿像抽筋般,双手扶着墙艰难地挪到了床上。躺了有不一会儿,恼人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老子现在只有喘气的力气了,你爱响就响,老子不管了。老子不管它,它却偏响个不停。我日哟,这个手机真他妈的小人,这不是落井下石吗?急得老子直敲床帮。不接是不行了,抱着肚子深弯腰,挪到茶几旁将这个小人般的破手机拿起来,又挪回去躺在床上,这才开始接听。喂喂喂,吕大聪,你怎么回事?怎么就是不接手机?MD,原来是冼性感。阿……梅,是……你啊。你怎么了呀?说话怎么有气无力的?我很难受。哪里难受?头……晕…恶心…呕吐……没劲……又闹肚子。啊?怎么回事?你吃了什么东西?我还……没……吃饭呢。你在家等着,我马上过去,给你买点药和吃的。别着急,我一会儿就到。嗯……挂断了电话竟小孩子般流下了泪。过不多时,冼梅就风风火火地来了。她边咚咚地敲门,边呼喊我的名字。焦急之情和牵肠挂肚通过斑驳陆离的破防盗门浓浓地向我袭来。我心中感到一阵温暖,身上似乎有了些力气,双手扶墙,一步一步挪到门口。刚给她打开房门,我又止不住冲到厕所里去,急切之下,险些将那根名牌腰带扯断。冼梅跑进屋来,将手中的东西放下,急忙来到厕所,站在我身边,关切地问:怎么这么厉害?阿……梅,你先……出去,这…里边……很臭的。我一边抵御剧烈的腹痛一边用力去泻痢疾,苦不堪言。没事的。她边说边俯下身子用柔掌轻轻捋着我的背部。老子心中又是一暖,疼痛加剧,又狂泻不止起来。RI他姥姥的,这可真是作茧自缚了。自己作的自己受,谁也替代不了。这三番五次地腹痛狂泻,让老子常驻马桶,险些使老子变成了个马桶人。从厕所里出来,冼梅把我搀扶到破沙发上,让我躺会。她急忙倒水喂我服药。她给我买来了肠胃消炎药和PPA。大概过了一刻钟,肚中又是一阵剧烈疼痛。但这次的疼痛只是单纯的疼而已,没有了又疼又拉的感觉。万幸,药力终于TM发挥作用了。但药力一发挥作用,虽没有了要泄的感觉,但疼痛更加厉害了,这是P痢大战的结果。如此疼痛,可见老子肚中P痢大战的战况是多么地残酷多么地激烈,估计是TM的白刃战。冼梅看我表情痛苦,就把我搀扶到床上。她坐在床沿斜躺着,一手执颐一手轻轻抚摸我。如此这般在床上躺了十多分钟,感觉轻松了不少。这时,冼梅的手机响了,她爬起来去接电话。从她那又冷又淡的表情和不温不热的语气上看,来电话的是她对象。这狗日的,真他妈的是个丧门星。看那样子这狗日的是让冼梅回去。冼梅告诉他,她爸妈这边有客人,她要留下来陪客人。那B又黏糊了好长时间才挂断了电话。冼梅闷闷不乐地坐在沙发上怔怔发呆。我急忙从床上爬起来,来到客厅坐在了她的身边,用手轻轻将她揽进怀里。她一愣,这才发现我已经起来了。你怎么起来了?快到床上躺着去。没事了,吃上药好多了。你要没事了,那我等会就回去。别啊,你别走了。她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都是那个狗日的破坏了我们的温馨气氛,MD。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我便问:阿梅,我还没有吃饭呢,你给我买了什么好吃的?哦,你不说我都忘了。她边说边起身将给我买的那些吃的东东拿出来都放到了茶几上。好几样热乎乎的佳肴,其中还有半只黄橙橙的烤鹅。我搜了一圈,发现没有羊肉,嘟囔道:梅,以后再给我买吃的,不买什么也要买羊肉。为什么?羊肉壮阳。滚,没点儿正经。嘿嘿。我刚待抓起烤鹅开吃。冼梅拦住了我,柔声对我说:先喝点酸牛奶,再吃别的,这样能保护好胃肠道。柔柔话语飘过来,宛如春风扑面来。心中暖暖犹如赤道。嗯,好,我先喝牛奶。为了不辜负冼梅的关怀,我连着喝了两罐酸牛奶。路上忘了买瓶高度白酒。买那个干什么?我又不喝酒。笨,猪头,高度白酒杀菌,少喝点你会好的更快。哦,原来如此。你这里有高度白酒吗?没有我下去买瓶。……稍等,我想想,嗯,可能有,我去找找。我来到厨房里,开始找起来。隐隐记的刚毕业那会,洪门四大弟子聚会时,剩下了半瓶白酒,好像是高度的,放在哪里了呢?找了几圈后,终于在壁橱的最上端找到了,酒瓶上布满了灰尘。用布一擦,MD,原来是衡水老白干,这酒很烈,度数竟有67度之高。阿梅,我找到了,这瓶白酒67度,是名副其实的高度白酒。呵呵,好,你少喝点,别喝多了。嗯。茶是花博士,酒是色媒人。茶也是水,老子现在对水深恶痛绝。酒多少带点色,虽然老子不好饮,但此时也必须整几盅,以备色时之需。几盅老白干下去,全身暖洋洋的,肚子舒服无比,小体渐渐恢复了活力。冼梅温温柔柔地看着我,甜甜地说:你恢复得很快,快快好起来,明天好和李主任一块出去吃饭喝茶。MD,你这妞子那壶不开提那壶,老子遭受的这份罪,不就是为了避免和你们两个同时出去吗?

上一篇:过客女友 下一篇:办公室内的激情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免责声明:本网站将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权影视。本站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大家支持正版。